排版工具 | 证件查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华夏时讯网-国内综合资讯新锐媒体
热搜: 西安 习近平 举办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文化 >

“误入藕花深处”——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写在沣东丝路荷苑

2020-06-28 18:32 [文化] 来源:西部新闻网
导读:(文/肖云儒)艳阳曛风,波光潋滟,正是荷花日思夜想的生长季节,应友人邀约,我这个与花事素来无缘的人,竟有幸误入藕花深处(李清照)。只见千亩荷塘从眼前铺开,尽是碧叶粉蕾新花。
  (文/肖云儒)艳阳曛风,波光潋滟,正是荷花日思夜想的生长季节,应友人邀约,我这个与花事素来无缘的人,竟有幸“误入藕花深处”(李清照)。只见千亩荷塘从眼前铺开,尽是碧叶粉蕾新花。虽无杨万里说的“池荷跳雨”,接天莲叶、映日荷花却让人的心境一下子舒展起来!
  莲荷在3500年以前应该就出现了,考古学家们在殷商墓冢中发现了莲子,今天竟然还能发芽。二、三千年前,荷花已经有了文字记载,《诗经》里写荷花的诗有三首,都收在《风》之中。例如“郑风”一首,“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”;“陈风”一首,“彼泽之陂,有蒲与荷”。这些诗,主要流传在中原一带。可能莲荷天然喜欢和平民一道生活在村居,故尔《诗经.颂》虽然九成多流传于秦地,“风”在秦地却不多,写秦地荷花的也便凤毛鳞角了。
  
  汉唐以后,长安和秦地关于荷与莲的诗文渐渐增加,像汉代司马相如和张衡的《上林赋》《西京赋》,唐代宋之问的“芙蓉秦池沼,卢桔汉家园”。杜甫在《秋兴八首》中更具体写到了“花萼夹城通御气,芙蓉小院入边愁”,花萼相辉楼和大唐芙蓉院至今仍是西安的著名荷苑。写得最好的我以为当数王维,且看《山居秋暝》:“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”。洗衣女回来了,你却看不到,只听见竹林里一阵喧闹;渔舟归家了,你也看不到,只有莲荷在涌动。
  莲荷种植生产,在终南山麓那是有水之处便可看见的。而纯然用作观赏性的荷池,据说西安巳有九处,今天又添了沣东荷园,西安观赏性的荷花景点已经有十处了,十全十美呀!我去过其中五处,乃丰庆宫、兴庆宫、王莽乡、莲湖、还有浐霸,现在加上沣东荷苑,就是六处,六六大顺!可说是一处有一处的风姿,一处是一处的气质。
  
  与我最有缘的是丰庆宫、兴庆宫这两个唐代荷苑。我就住在丰庆公园紧隔壁,每天都要在它的荷池畔流连;我夫人在西安交大教书,我也在交大有点兼职,几十年在兴庆和丰庆东、西两个荷苑之间往来,那是我们人生的一条荷花径,留下了半生的足迹。兴庆宫的花萼相辉楼一位中医世家建了个中医博物馆,那牌匾和馆名是我题写的。于是在荷花池畔不但有着半生的足迹,也就有了最新的墨迹。
  友人要我说说荷花的文化意义,三句两句怎说得完?将体会最深的说上几点吧:
  
  莲荷有蓬勃的生命力、繁盛的生殖力。它喜欢日照、静水、风溜,喜欢大地深处的湿泥。它将这些能够营养、促发生命的要素,都吸收融汇到自己的机体里,一个劲儿地蓬蓬勃勃生长。莲荷花期很长,150天左右,花带很宽,从热带到暖温带,都有它绽放的身影。生殖力之强更堪称花魁状元,一株多蓬,一蓬多籽。淤泥中的根茎,也多节多孔,每节有须,皆可繁殖新生。人类作为大生命体系的一员,实在应该有莲荷如此强劲的生命勇气和生命乐观精神。
  中国民间以它为蓝本,创造了庞大的“莲族艺术”系列,其首要的寓意就是多子多福,繁衍兴盛。儿女甫一相亲,亲友便送来有关莲荷的吉物和吉言,祈福新人莲(连)生贵子。及至贵子呱呱墮地,相关莲族的吉物吉言,更是争先恐后纷至沓来。
  
  莲荷有着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(周敦颐《爱莲说》)的自洁功能。它扎根在淤泥之中,能够通过自洁功能汲取淤泥中的养分,排除、过滤其中的不洁和毒素。你看那长于淤泥的出水芙蓉是何等圣洁,有如翠玉和玛瑙相挽的舞歩,晶莹剔透的水滴珍珠般在蜡质的叶面上滑行。就连扎在淤泥中的莲藕,也长得像孩子的胳膊白嫩白嫩。百毒不侵,千瘴滤尽,腐朽化为神奇,莲荷生命中这种强大的自洁功能,使它不论在什么土地、什么环境中都能洁身自好,不但自己不受污染,而且能够清洁水和空气。莲荷濯清涟而不妖,洁净若玉,若君子婷婷玉立,却拒绝妖艳,从不铺张奢靡、搔首弄姿。莲何谓?廉也,廉洁也。行之廉,根本是心之廉;守身如玉,根本是守心如玉啊。
  莲荷还有前赴后继、鞠躬尽瘁的奉献精神。它的根茎叶花皆可食用、药用、观赏,或编织用品,一一如数奉献给了人类。它为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找到了服务人类的途径。入冬以后它衰败了,化为一片残荷,却芳心犹在。来年春天一到,又加倍地蓬勃新生,加倍地将自己奉献给人类。面对如此百折不挠、前赴后继、躹躬尽瘁的奉献精神,我们怎能不为之动心?
  莲荷对人类、对中国、对民间更有着丰富的审美意义。它给我们提供了多姿多彩的自然美、人性美、艺术美的资源。在天地、水土和风景带的审美关系中,它和谐组合、画龙点金了多少画面。这位玉立水面的美人,是爱情和各种美好品德的证物和信言,是高洁、坚贞、清纯一众美德的寓象。“并蒂莲”是民间对爱情最高的赞颂。《诗经.邶风》唱道“山有榛,隰有芩,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,”是说山上有乔木,池中有荷花,那么云在想谁呢?在想西方的美人啊!此诗本出中原,这个“西方美人”当然不是西方女性,而是我们西部女性,说不定就是我们长安的美人啊。西岳华山五峰簇拥,恰是一朵莲花,以华山为背景的传说和戏剧《宝莲灯》,写了三圣母和刘彦昌动人的爱情,也写了沉香劈山救母深入骨髄的恩情。莲荷孕育了古往今来多少艺术文化之美,它浸漫在千百年来的诗词歌赋、传说戏文、风俗节庆之中,成为中华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潜在的文化记忆、审美心理。
  
  在整个大千世界中,莲荷其实不过是一粒微尘,只有我们走近它,走进它,打开它,聚焦它,显微它,放大它的时候,才发现这粒微尘竟是一个完整而丰富的生命系统,是一个微缩了的大千世界。它有自己为生存规律,有自己的生命需求,也有潜藏的精神指向。我们爱它,更应该敬重它。北宋哲学家张载,今年恰好诞生一千年了,他提出“民胞物与”,就是说,天下民众是我们的同胞,所有物界都是我们的同伴。他的横渠四句,第一句便是“为天地立心”,天地本来有心,问题是我们是否树立了、尊重了这天地之心。人类在这个世界上享用了最多的资源,在生存链上处在了至高无上的顶端,人类责无旁贷要对这个世界负最大的责任。我们应该担起对荷花对小鸟对靑山秀水的最后责任,促进天、地、人三才的和谐相处和良性循环,各位,是不是这样呢?我看见满苑的荷花都在夏风中颔首称是。(2020.6.25)

(责任编辑:西部事)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